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三章

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三章

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三章无评论

第三章


如果可以选择,慕容紫英宁愿自己从来都只是个普通人。没有故国王子的身份,不曾上山修道,只是一个种田贩菜的乡农。若是寻常少年,就不会遇见想要保护的人,也不会知道自己的保护是多么无能为力。


“我自问并不畏惧世间强权,自己的生死也可相轻,若是用我一命,能换菱纱一命,我定会毫不犹豫。”


青鸾峰的那个夜晚,紫英第一次吐露自己的心情。那种心情至今丝毫未改,可是能够让他生死一掷轻的人却已经不在了。正像宗炼师公当年所言,世界上有许多事情,是只能祈求所谓的天意的。然而所谓天意,却又是最飘忽而不可捉摸的东西。


离开青鸾峰前往昆仑的时候,紫英做过种种乐观的和悲观的预测,他甚至想过四个人全军覆没,尽数死在玄霄的手下——那样说不定反倒好些——可就是唯独不曾料到眼下的这个结局。


是结局吗?对自己来说,或许是,但对于天河而言,显然不是。望着一无所知的天河跌跌撞撞地凭着听力追赶山猪,紫英心中如坠千斤。还能瞒得他多久呢?到了瞒不住的时候,又该如何?紫英越来越迷惘,越来越不知所措。


回到青鸾峰上,一晃已经半个月了。天河从最初短暂的不适应,很快便大胆地跑出门去靠着敏锐的听力与感觉跟山猪捉迷藏,虽然时常受点皮肉小伤回来,不过他本人倒是乐在其中得很。看着天河如此豁达无忧,紫英的心头反倒更加沉重了。这种日子还能持续几天呢?如果可以的话,紫英真希望所有的痛苦,所有的悲伤都让他一个人来承受。至于天河,他失去的已经够多了,难道上天就不能稍微眷顾他一下吗?


“紫英,紫英!”天河兴奋地大叫起来,中间还夹杂着几声吱吱哇哇的猪叫。


紫英随口答应着,闻声瞧去,只见天河满头满身的尘土,脸颊上蹭去了一片皮,显然是摔了好几个跟头的结果。他的手中却赫然提着一只山猪,正咧着嘴万分开心地冲紫英的方向慢慢走来。


吃惊地接过山猪,紫英不禁由衷地赞叹道:“天河,你真的很厉害!居然只是凭借耳力,便可以射猎山猪。”


“哈哈……也没什么啦!”虽然笑得合不拢嘴,天河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谦虚了一句:“其实很简单的啊!只要是活物,身上都有‘气’发出来,如果是敌人,那就是‘杀气’,如果是食物,那就是食物的气!就算不用看的,凭着‘气’也能找到山猪在哪,就这么拉开弓一下射过去~哈哈!”


“食物的气?”紫英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话。


“对啊。勉强要说的话,那就是香气吧,烤猪的香气,呵呵!”天河一面笑,一面挽着紫英的手臂,两人一同往木屋走去。


“唔,要是菱纱在这,准又要说我就知道吃吃吃了……”天河收住笑声,因为他敏锐地感觉到,就在刚才自己提起菱纱的那一瞬间,紫英的身体明显地变得僵硬起来。


“紫英……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?”天河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
“……”


“没关系,你说吧!”天河挺起胸膛:“我爹说男子汉大丈夫,立世当无所畏惧,不管你对我说多严重的事情,我都挺得住的!不过……”


他顿了片刻:“不过……如果你不想说,那我就不问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天河!”


“啊?”


“如果我说甚么事也没有,你相信我吗?”


“当然相信!”天河想也不想,脱口便答。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这还有为什么啊?非要说为什么的话,那就因为你是紫英吧!”天河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,似乎“紫英”这两个字对于他而言已经是一种绝对信赖的存在,是一株可以依靠的大树。紫英喜欢这种感觉,因为这让他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上是充实的;紫英又讨厌这种感觉,因为他打从心底深深地惧怕,那种无力保护身边人的伤痛,有朝一日又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……


树屋的门开了。梦璃迎了出来,用水一样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们。她总是默默地,什么也不说,从来也不说。紫英很羡慕傀儡的梦璃。


火塘已经生起,三人围坐在火旁,烤起了天河猎得的山猪。天河今天显得格外兴奋,不停地闹着梦璃,要她把烤猪的铁叉交给自己。梦璃只是微微地笑着,手下烤肉的香味已经如水一般在木屋中弥漫开来。


紫英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,菱纱从来没有离开他们,她只是出门捡些柴火,买些胭脂水粉,不过个把时辰,那一抹红影就会御着剑从天而降,出现在他们的面前……


可是紫英知道那只是错觉而已。菱纱还远在梁州,距离他们足足几千里,孑然一身地躺在冰冷的棺椁之中。每每想及此处,紫英的心头就止不住地痛。


不是不想尽快将她入土为安,可是天河这边一时间离不开人,梦璃是个全然不会思想的傀儡,天河又是尚未完全适应失明的生活,这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心离去。棺木沉重,无法御剑携行,只有从梁州一步步老老实实地走回来。不花上几个月,是办不完这件事的。


“紫英?”天河的呼唤声把他拉回现实。不由得泛起苦笑,紫英掩饰地大大咬了一口早已焦黑的烤肉。


“紫英,我想去柳波波和柳波母那里。”天河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
“……”


“梦璃交付给我们的离香草香袋,还没有送到柳波波他们手上。”天河的手探向怀中,对着紫英解释道。


“啊……哦,哦。”紫英钝钝地答应着。梦璃只是笑,完全不明白这两人在说些什么。


“可是,柳大人他们不是调任京城去了吗?”


“对啊,那我们就去京城啊。”
“……”
“好,去京城!”紫英会这么痛快地答应天河,其实是另有他的一番考量。他虽未亲眼见过那位柳大人,但能够教养出梦璃那般温婉可人女儿的,想必是一位心地仁厚的长者。而且又是天河父亲的故交,想来天河在他那里客居,必能得到妥善的照料,自己也就可以放心去了却菱纱的身后事了。
只是梦璃……那个没有思想,没有感情,只是时时刻刻微笑着的傀儡梦璃,是否也要同去呢?紫英不觉有些踌躇起来。
“紫英,紫英,你在想什么?我们快点收拾收拾上路啦!”天河果是坐不住的性子,听得要上京去探他的柳波波,当下连香喷喷的烤肉也等不及吃完,便兴高采烈地催促起来。
“好,好,就算是要上京,总得入夜再说罢?难道你想大白天的御剑飞行,招来整座长安城的人跟在你身后大叫抓飞贼吗?”紫英有些无奈地看着孩子气的天河。
“啊……呃……哦、哦,话是这么说没错啦,可是……哎呀不管啦,紫英你说怎样就怎样吧。”天河挠着头,有些惋惜地重新坐了下来,忽然嘿地一笑:“紫英,你越来越像一个人!”
“我?像谁?”紫英摸不着头脑地反问。
“菱纱啊。”
“……”
“真的,紫英,我发现从菱纱回老家以后,你的话变得多了好多!而且也变啰嗦了,变得爱生气,爱骂我,跟菱纱一样!”天河看不见紫英越来越苍白的脸色,自顾自滔滔不绝地说着。
“……是吗。”
“其实……”天河忽然停了笑闹:“其实紫英你不必这么费神照顾我的。爹以前说过,男子汉大丈夫,立世无所畏惧,只不过是眼睛看不见了,我还有耳朵和鼻子,一样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。”脸上还带着白日摔跤留下伤疤的天河,故意做出那一副老成在在的表情,反倒让紫英感觉有些莫名地辛酸。
“……睡吧,天不早了。”紫英站起身来:“我去树屋了。”这半个月来紫英一直住在树屋,而天河与梦璃则分居小木屋的里外两间。时值深秋,树屋上四面透风,很是寒冷,天河也说过要他下来与自己同住,只消多加一张床铺便可,但紫英却执意拒绝了,仍是每天晚上攀上树屋去,在那里默然枯坐,缅怀着菱纱在青鸾峰的一颦一笑,缅怀着那个令他永志难忘的夜晚。
推开树屋的窗子,紫英仰头望着一轮皎如银盘的明月,禁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息:“菱纱,今夜的月亮好大,好圆,就像一个饼……你看到了么?”

    分享到:

Leave a comment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