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五章

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五章

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五章无评论

第五章 似梦似真


 


四周围空荡荡的。慕容紫英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。依着景桓所叙妖怪作乱的时辰,他仗剑在府中来回巡查,起初并无异样,可是忽然间狂风顿作,沙尘大起,吹得人不能视物。紫英急忙念动明目定身口决,御剑护住周身,当他再度睁开眼来的时候,却愕然发现方才还紧紧跟随在他身后的景家人已经尽数不知所踪,一个也找不到了。


除此而外,府里并没有任何半点的异常,仗剑走入每个房间检视一番,紫英发现这府里的人像是突然间同时不见了的,在景桓与夫人的寝室之中,一盆炭火犹自熊熊燃烧,木炭发出必必剥剥的爆裂声音,听得紫英很是心烦意乱。


很快,他发现了另一个更加惊人的事实:消失了的不是只有景家人,而是整个长安城!本该万家灯火的长安此刻却变做了一座死城,房屋虽然仍是灯火通明,桌上的食物酒席,床上的枕衾被褥,全都保留着有人在时的模样,里面的人却统统不见了。


行走江湖五六载,紫英从未见过这种妖物,能够在一瞬之间把这么多人擒去,又不留下丝毫痕迹的。他虽然自负剑术精湛,与妖物对阵绝无胆怯之理,可是现在根本是连敌手也找不到,打出去的拳头好像尽数落在棉花上一般无声无息,就是胆子再大,也免不了有些恐惧。


静下心来,紫英瞑目凝神,开始捕捉空气中可能存在的一丝妖气。但是他却彻底地失望了,除了吹在面颊上的簌簌夜风,他什么也感觉不到。


仍是一片死寂。


“妖物,速速现身!”紫英跃身上了屋顶,擎剑大叫,耳中听到的却只有自己的声音不住回荡:现身!现身!


“紫英!”熟悉的声音从下面传来,紫英不觉又惊又喜,循着呼声传来的方向,一面寻觅,一面叫道:“天河?!”
“天河?你在哪里?”脚步声在空廓的街道中间橐橐回荡,与紫英的呼唤声交织在一起,响起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回声。紫英仿佛忘记了自己面对的困境,比起发现了天河的踪迹来,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了。他在长安城的屋顶上来回奔走,可是天河却再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就如刚才的突然出现一样,又突然地消失了。


怎会这样的?莫不是天河也遭到了长安居民一样的遭遇,被那强大的妖擒入不知名的地方去了?关心则乱,一向镇定的紫英也沁出冷汗,手掌紧紧握了飞雯焕日剑的剑柄,念动五灵归宗剑诀,在自己周身御起一座剑阵,牢牢护住要害。


踏出去的每一步都带着小心,每一个黑暗的角落,都让紫英充满了戒备。与看不见的敌人周旋着,他在长安城中走了一遭又一遭,喊得喉咙都有些嘶哑了,却始终不曾找到天河的踪迹。仰头望天,见到的只是一片黑沉沉地星月无光,不知还有多久才会日出。夜雾中似有看不见的小兽暗伏,紫英只觉得四周八方千万只眼睛死死地盯住了自己,盯得他浑身不舒服。


横剑当胸,小心翼翼地拐过一处街角,紫英在心中暗自期望能够见到一个人影。是天河也罢,是不相干的人也罢,哪怕是敌人对头也罢,就是不要让他再这样独行下去了。


跟着,奇迹就真的出现了。


“天河!”紫英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。一身精悍的猎装束裹,顶着那一头依旧乱蓬蓬的头发,云天河循着紫英的声音蓦然回转头来,叫道:“紫英!这是哪儿?”


来不及多想,紫英飞步赶上前去,一把抓住天河伸出的手:“吓死我了!”


“究竟怎么回事?你慢慢地说给我听。”他拉着天河退入五灵归宗剑阵的保护范围之内,皱着眉头问道。


“这……”天河莫名其妙地挠挠头: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一觉醒来,就听见紫英你在大吼大叫什么妖物,所以我就出声招呼你啊。”


“难道你从刚才叫过我之后,便一直站在原地不曾移动?”紫英诧然。


“那当然。我又看不见路。”天河奇怪地反问:“倒是紫英,我怎么觉得这儿跟客栈的房间不太一样?我怎么会在这儿的?难道我真的会梦游啊?”


“……”沉思了一会,紫英从剑匣里抽出一柄剑来递给天河:“对头是很厉害的妖物,拿好这柄剑,跟紧我,莫要走散了。万一动起手来,不要管我,先护好你自己。”一面说,一面倒转剑柄,轻轻塞在天河的手中。他知道天河虽然随身带着望舒,片刻不离,可是就算死也不会再动用半次,现在敌在暗,我在明,须得给他一件兵刃防身才好。


天河似也了解到状况严重,接过剑摇摇头:“菱纱说过的,只有你先不仁,我才可以不义,你又没有对我不仁,我怎么可以对你不义。”他把这一通有如绕口令的拗舌言语说得极之流利,若是菱纱在旁,必定又要大加嘲讽,可是此刻紫英听着却只觉心酸,勉强笑道:“莫说得好像生死一线一样,那妖物虽然手段诡异,可是总藏头缩尾地不敢出来,我瞧它也未必有多大本事。咱们小心应付,说不定很快便可取胜了。”


话虽这么说,却是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。又走一阵,紫英突然间停了下来,身后拽着他道袍的天河一个不防备,一头撞在他的脊背上:“怎、怎么了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这样乱碰下去不是办法。敌人总不现身,而且天也始终不亮,我疑心并非长安城中的人消失了,而是我们被困在一个结界之中,虽与旁人擦身而过,可是彼此却不能相视。”紫英把自己在景家除妖,却发现长安居民集体神秘失踪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天河,跟着下了一个判断。


“结界?啥意思?”


“天河,你好好想想,你在客栈中的时候可曾发生过什么不寻常的事?”紫英试图找到一点线索。


“不寻常的事?”天河挠着头发:“没什么不寻常啊,我躺下来一下子就睡着了。”


“紫英,你刚才说我们在结界里?所以别人就看不见我们,我们也看不见他们?那要怎么才能从这个结界出去?要是出不去,那我们会怎样?”天河迷惑地丢过来一连串的问题。


紫英一个都没法回答,就连这到底是不是一个结界,他也拿不准,只好报以沉默。
忽然之间,天河好像被人捅了一刀似地骤然叫了起来:“望舒!”


紫英愕然回头,只见天河用手紧紧按住了负在背后的望舒,面色惨白,急急地道:“紫英,你听见望舒发出声音吗?怎么会?怎么会这样的?”


望舒?!菱纱?!紫英一时间也陷入混乱。按照宗炼师公的手札记载,宿主一旦身死,双剑便会重新休眠,直到另一个宿主出现;菱纱分明已然故去,这半个月来望舒也一直毫无动静,既不曾发光,也不复昔日那般寒气透骨,为什么今天却又突然生出感应?难道菱纱她……


不,不,那种冰冷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紫英的指尖,那绝不是活人的感觉!菱纱肯定已经不在了,但是天河也绝不会说谎,他一定是确实感应到了望舒鸣响,才会如此这般张皇失措。为什么会这样?


“菱纱,菱纱是不是出事了?所以望舒会有感应?”天河担心的是这个。


“……不,应该与菱纱无关。”紫英试图蒙混过去:“我们既然身在结界之中,难免四周气旋混乱,望舒应气而鸣,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。”


“哦……这样啊。”天河似乎未曾完全接受,只是反手把望舒取下,紧紧抱在胸前,像是怕谁抢去了一般。


紫英不暇多顾,专心思考起破解这结界的方法来。所谓结界,其实便是施术之人随其场地之广、狭、大、小而立的界相,从外部破除十分容易,只消将施术者所布下的法阵毁坏,结界自然消失;但是如果身在其中,要想破去结界便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要么寻出术师将其击败或是杀死,要么就只能靠暴力强行击破结界。还有一种方法,就是等,耐心地等候结界失去力量的来源,自动消失——不过紫英绝对不会采用这种办法的,那往往要等上几十年甚至上百、上千年的时间。


试试看吧!


千方残光剑!紫英接连催动剑诀,千万道剑光直刺天际,却如流星一逝,瞬间溶在漆黑的夜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周围仍是一片死寂,结界并未受到任何影响,仍是好端端地在那里嘲笑着紫英的无能。


又再试过两次,结果全是失败。紫英喘着气停了手,慢慢调匀呼吸。是不是方法错了?按说结界中应当有一个类似于阵眼的东西,乃是术者与结界的联系所在。如果打破那个阵眼,便可以切断结界的力量来源了。可是有什么办法,能够寻准阵眼的方位呢?紫英以前完全没有过这种经验,一时也不知从何下手才好。


“紫英,你在骗我!”天河突然甩开了紫英的衣角,冒出这么一句。


“……!”紫英愕然无语,回身定定地看着他。


“菱纱早就死了,对不对?望舒每天都在我身边,我能感觉得到,它跟以前没遇见过菱纱的时候又是一模一样的了!紫英你不是说过,宿主死了,望舒就会再休眠吗?一定是菱纱、菱纱她死了,才会这样的!刚才我骗你说望舒发出声音,你不是一点都不担心菱纱吗?那是因为你知道她已经死了,是不是?!”天河像一头怒狮一般大声吼叫着,从那双看不见的眼睛中早已有泪流了下来。


“天河……我……”紫英胸口好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,他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,伸出手去想要安抚一下狂躁的天河,却被他一把打了开去:“果然是真的,是真的!你为什么要骗我?我们不是好朋友吗?”


“……天河!”


“我不要跟你做朋友了!”天河愤怒地把紫英刚才给他的剑丢在地下:“菱纱说了,你对我不仁,我就可以对你不义!”


望舒幽蓝冰冷的剑尖直挺挺之后他会怎样,会不会再也不原谅自己了?至今想起幻境中天河那种又惊又怒又伤悲的神色来,紫英仍是不禁觉得一阵寒冷。世上岂会有如此真实的幻术?又是什么人对他们下手?


室内仍是妖气冲天,紫英感觉得出,那妖气从四面八方包裹过来,似乎要将他们二人一同吞噬一般。 
 

    分享到:

Leave a comment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