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一章

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一章

《问道》琼华落下之后的故事——仙剑奇侠传4续集 第一章无评论

第一章
又是一个黎明来到,播仙镇像每一天的清晨一样,渐渐从沉睡中苏醒。
“呼哈……”客栈的老板娘狄丽拜尔一面掩口轻轻打着呵欠,一面指挥伙计们把店门放下来,准备开始接待客人。
“咦?老板娘,老板娘!”第一缕阳光刚刚照进客栈,负责开门的伙计忽而惊呼起来,狄丽拜尔一口酥油茶还没喝得下肚,慌忙放下粗瓷茶碗,从柜台后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。
“呀,这位客人是怎么了?瞧你这衣服……你是天神的使者?!”一眼看到门外的情形,狄丽拜尔也不由得吃了一惊。
面前,三个人两站一卧,都是遍身尘灰,疲惫不堪,前面一个身材颀长挺拔的男子,披着一身青蓝色的道袍,那是播仙镇上居民口耳相传的“天神使者”们喜欢穿的服色;再加上他背后那具厚实沉重的剑匣,狄丽拜尔敢肯定自己没有看走眼。
她立刻欣喜起来,天神,天神并没有抛弃播仙镇!可是,为什么天神的使者看起来是那么狼狈,那么悲伤?他的脸色沉如霜雪,脚边躺着一个壮实的猎装少年,一名红衣少女正细心照料着他,虽然她自己的气色也如怀中的人一样糟糕。
“请给我们两间房。”天神的使者疲惫不堪地要求道。
“好,好。”狄丽拜尔慌忙答应着,命令伙计们帮手,把生病的客人抬到房里去。猎装少年始终一动不动,也没有睁开过眼睛。
“菱纱,你去休息一会吧!我和天河睡一间房,照顾他也方便些。”慕容紫英卸下背后剑匣,让重压已久的肩头得到片刻松弛,望着忙碌在天河床畔的菱纱,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“没什么,我不累。”韩菱纱用自己的手巾在伙计送来的井水里浸湿,轻轻地替天河擦着血痕累累的胸膛。那是他与玄霄恶战的时候,被玄霄刚猛无俦的羲和剑气掠过所伤的,菱纱痛恨自己武功低微,只能帮助紫英对付夙玉,完全帮不上天河的半点忙。
“让我来吧!井水寒冷,莫要再加重了你体内的寒气。此刻天河昏迷不醒,却也无法为你运功驱寒。”紫英难得地多话,伸手夺过手巾,细心地清理天河的伤处。他心中自也充满了懊恼悔恨,琼华之劫本是他这个门徒所应背负的宿命,可是到头来却要天河为他承担,为他受伤,情何以堪?
“紫英,天河……他不会有事吧?”菱纱担忧之情溢于言表,急急地问道。紫英一时竟尔语塞,张了张口,终是无法回答。天河的外伤并不重,敷了两人平时随身携带的金创药,已然无恙;可令人担心的是,他为何至今还未醒来?
“方才天河与玄霄……师叔交手,师叔处处留招,天河所受的只不过是一些皮肉小伤罢了。”紫英看着天河沉睡的面庞,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:“可是……”他迟疑了一会,终于还是没有将心中那个极大的隐忧说给菱纱知道。毕竟,她现在所承受的痛苦已经太多太多了,紫英实在不忍心往她那柔弱的肩头再加半分重量。
“紫……啊!”菱纱一阵晕眩,急忙伸手去扶床沿,无意却触到了紫英的尾指。紫英手如触电般地一缩,旋即反掌搀在菱纱肘下,道:“我送你回房歇息。”
“嗯……唔……山猪!不许欺负菱纱!看我一剑射……啊!”躺在床上的天河忽而叫出声来,两人都是又惊又喜,菱纱挣脱了紫英的搀扶,扑到床前叫道:“喂,野人,你说什么梦话?哪来的山猪?”
“唔唔……不许跑,上次捉迷藏输给你了,这次一定要抓你烤来吃……”
“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!”菱纱一个暴栗弹在天河额头,却是“噗哧”一声,含着泪花笑了出来。紫英并没有阻止,只是默默地抵住天河掌心,为他送去一股真气。
“啊!”天河额头吃痛,总算从美梦中醒了过来,看了看紫英和菱纱,有些惋惜地咂嘴道:“真可惜,让那头大山猪跑了,不然晚上我们就有烤肉吃了……”
“死野人,亏你还能睡得着觉,差点把我跟紫英都吓死了!”菱纱半是欣喜,半是埋怨地嗔道。
“天河,你觉得怎样,身体可有什么异状?”紫英终是耿耿于怀,不住地追问天河的状况。
“没事没事,你瞧我壮得很,拿菱纱的话来说,一拳可以打死三头熊呢!”天河跳下床,捏着拳头在空中挥了挥。
“少吹牛,怎么可能打得死熊?那是我故意说来吓唬梦璃……”梦璃二字甫一出口,菱纱心下不禁有些黯然,连忙转开话题:“不过,天河你还真厉害,居然把整个琼华派都给射得灰飞烟灭了!”
“啊?哦、哦……”天河一脸呆相地抓抓脑袋:“真的吗?我也没想到自己那么厉害,呵呵,一定是菱纱你送我的后羿射日弓,呵……哎呀,不好了!”
“又怎么了?一惊一乍的。”菱纱元气未复,刚才因为天河昏睡不醒,所以强自支撑,此刻见天河无恙,心中一松,已是昏昏欲睡,勉强答了一句。
“菱纱你刚才说,琼华整个都被射得灰飞烟灭了?”天河急急地追问菱纱。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“璇玑,她还在上面呢,琼华掉下来的时候,你跟紫英都受伤了,我忙着带你们御剑离开,把璇玑给忘了!”天河懊恼地用力砸着自己的脑袋。
“……”
“好了好了,天河你也别太怪自己了。”菱纱有些心痛地阻住他的拳头,这野人打起自己来跟打山猪一样,一点都不会手软的。
“当时情况那么危急,你能救得我们出来就不容易了,哪还顾得上别的?”
“是啊。”紫英终于开口:“璇玑泉下有知,也不会责怪我们。”嘴上虽如此说,他的目光仍是不可抑止地黯淡下去,璇玑掌心中紧握的那个虫笼,又再无比清晰地浮现在他眼前……
连哄带劝,菱纱终于乖乖地去休息了。紫英站起身来,背好了剑匣,刚要对天河说自己出去买些吃食,道袍的袖子却被天河一把给抓住了:“紫英,你听我说!”
“怎么?你想吃什么东西,我会买回来给你!”虽然琼华毁灭,但是天河总算是安然无恙地醒了过来,紫英心中自是有几分高兴,语声也变得轻快了些。
“不,不,紫英,你听我说,我看不见了!”天河的口气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“什么?”紫英好像被雷打了一下,浑身僵硬地站在那儿动弹不得。
伸手在天河大睁的双眼前晃了许久,紫英终于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“怎么会这样?”他呻吟一般地自言自语。
“大哥临走的时候说了,凡人使用神器,是要付出代价的,我想这可能就是代价吧!”从天河口中说出完全不像他的成熟话语,反倒让紫英一阵心酸。
“菱纱身体太弱,我不想让她担心。等她好好休息一晚,紫英你再慢慢告诉她。”天河恳求地抓着紫英的道袍不放。
“我去请医生!”
“没用的,神器的力量反噬,人间的医生哪能看得好?”天河似已接受了这个现实,一脸坦然地阻止道:“这样也没啥不好,反正我们就要回青鸾峰上去隐居,以后再也不管什么修仙的事情了,就算看不见,也不会咋样。”
天河虽然这么说,紫英却不能放着他无所作为,还是出去找了播仙镇最好的大夫来。果然不出天河所料,那大夫为天河把过脉,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,摸着胡须苦思一阵,终于说道:“老朽才疏学浅,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……这位小哥双目并无异样,脉搏也洪健有力,实在瞧不出是为什么看不见的!”
紫英的心中也说不上失望还是悲伤,给了那大夫一些诊金,打发他去了。天河却是大咧咧地盘腿坐在床上,拿着紫英刚买回来的馕和烤羊肉津津有味地大嚼,似乎失明的那个不是他自己,而是别人一般。
可是紫英分明却能看出,天河那双昔日澄澈明亮的眸子,如今已经蒙上了一层阴翳,他默默地退到一旁,凝望着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仍在恬然露出微笑的“梦璃”,一时胸口闷得几乎要炸开来,禁不住提起手掌,重重往桌上拍下。
掌心离桌面只得一寸,却又硬生生地悬在空中。紫英无声地颤抖着,五指紧紧握成拳头,手背青筋暴现。此刻他的心中酸苦已极,只想仰天长啸,拔剑乱砍,僵站一阵,终于放下手来,像是抽去了骨头架子一般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。
天河,天河,你为什么不大叫大闹?失明的明明是你,你为什么反倒如此镇定?难道从此再也看不到你的山猪,看不到梦璃,看不到你最挂念的菱纱,你也不在意吗?
“紫英,我们一起回青鸾峰吧!”嘴里还塞着饼和肉,天河含糊不清地咕哝道。
“……”
“以前我跟菱纱约好了,等所有事情都了结以后,我们就回青鸾峰去隐居,我还说要多盖几间房子,给你和梦璃住呢!”天河总算吞下所有食物,满足地摸着肚子,脸上露出抱歉的神情:“只是,我的眼睛变成这样,恐怕不能给你们盖房子了……”
只是那么一瞬间,紫英才发觉天河平静的脸上掠过一丝黯然。他长大了……紫英在心底默默地叹息:红尘啊,宿命啊,你们胜利了,你们终于让那个至纯至性,那个无忧无虑的天河也长大了……
与天河的坦然相比,紫英实在无法想像,当菱纱一觉醒来,从自己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会是怎样的悲怒动容。到了那时,又要怎么去安慰她呢?时间一点点地流逝,沙漏翻了一转又一转,他竟始终不敢走到隔壁去叩那扇紧闭的门。
他却永远不曾想到,不论是他还是天河,都再也不必为如何让菱纱接受这个现实而操心了。 
 
 

    分享到:

Leave a comment

Back to Top